养鹅大棚_专业鸡鸭饲养技术,灾病防治_家禽饲养资讯网 > 饲料营养 > 两广三黄鸡产能过剩陷危机

原标题:两广三黄鸡产能过剩陷危机

浏览次数:158 时间:2020-01-17

  自2008年底开始,三黄鸡深陷史上最长亏损期,持续低迷的行情令养户和养殖公司承受巨大的经济压力。如何扭亏为盈,走出困境,成为业界普遍关注的焦点。

  公司+农户模式的不断完善,较好地解决了传统养鸡业规模化、标准化的问题,使养鸡业的产业化水平大幅提高。但在三黄鸡产业狂飙突进中,农产业一哄而上的传统风格并未改变,当经济实力雄厚的公司加速扩张,其结果将是小农的消亡与寡头的形成。目前三黄鸡产业的危机,与无视经济规律,无序扩张产能有着莫大关联。眼下,业界人士急需认清市场走向和行业趋势,达成普遍共识,采取有效措施,将三黄鸡拉出行业危机的泥沼。

  

  在此背景之下,由南方农村报主办,华南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、广东农业企业发展研究中心提供学术支持,广东温氏食品集团有限公司、广东永顺生物制药有限公司、大连三仪动物药品有限公司、河南泰弘国际动保部协办的2010两广三黄鸡产业论坛在广州举行。

  

  论坛以困境下的交流与合作为主题,来自两广地区的养殖、饲料、动保企业人士以及行业协会代表、政府官员、经济专家共200余人,就三黄鸡行情走势、品牌打造与营销创新、产业定位与两广战略合作等问题展开激烈研讨。

  

  2010两广三黄鸡产业论坛

  

  请直截了当回答,你认为协议减产有没有可能?华南农业大学经管学院院长罗必良的逼问,像一枚手雷引爆了7月3日2010两广三黄鸡产业论坛的高潮。与会者的目光都聚焦于台上嘉宾。

  

  禽业巨头温氏集团总裁温志芬摇摇头:难度非常大。

  

  中小企业代表开平市合民养殖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智美很现实:我们不敢要求大企业减产。

  

  开平禽业协会会长黄永禄坦言:行业协会发挥不了组织企业减产的功能。

  

  通过签署协议来共同减产,基本已被行业人士认定为一条走不通的道路。

  

  协议减产必不可行鸡价低迷,人人喊苦。

  

  在一些行业人士看来,要鸡价回暖很简单——大企业坐下来谈谈,大家一起减产,市场很快就可以回暖。这种思路的理由在于,随着公司+农户模式的扩张,三黄鸡行业的集约化、规模化已比较发达,大企业掌握话语权。

  

  其实,三黄鸡行业确曾有过大企业协议减产的尝试。不过,往事留给知情者的竟只是一些笑话。

  

  2005年,禽业已走出2004年的禽流感阴霾,鸡价报复性反弹。企业老板们个个兴奋,纷纷扩大规模和产能。惠州新福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汤军回忆,当时一部分人已经发现行业的扩张太过迅猛。当年9月,在台山举行的两广三黄鸡企业联谊会议上,他率先提出建议,大家能否适度控制规模,停止扩张。十几位在场的养殖业巨头,大部分人强烈反对,只有一位同时从事房地产的老板同意他的观点。

  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

  2007年,老板们再度赚得盆满钵满,新一轮产能扩张出现。然而,2008年的形势急转直下。汤军回忆,当年9月,在另一次会议上,他再度提出集体收缩养殖规模的建议。这一次,几乎所有人都赞同,因为危机摆在眼前,人人都看到了。

  

  一群大企业老板凑在一起,签订了协议,决定自第二天起共同减产,方法是淘汰部分活鸡,避免后市供应量太大,行情继续恶化。然而,第二天早晨,尴尬的事情出现了——淘汰鸡行情不降反升!而按照头一天的协议来分析,第二天市场上的淘汰鸡本该大幅度增加,行情必然不佳。这就意味着,大部分企业甚至所有企业都没有减产,相反,他们把本该淘汰的活鸡都保留了下来——人人都以为别人会减产,而自己则稳住规模趁机大赚一笔。

  

  人性的复杂在这一戏剧性的故事中展示得淋漓尽致。自此以后,行业中很少有人再提协议减产,大家都不再有信心。

  

  协议对企业无约束力

  

  广西春茂集团总经理陈训坦言,没有法律的约束力,老板们私下签订的减产协议执行起来非常困难。

  

  把减产失败简单地归咎于老板们的贪婪和虚伪并不合适。不少行业人士认为,协议减产的失败很正常,毕竟这是市场经济,企业都必须以自己的利益为重。‘公司+农户’模式也让很多企业没有退路,好不容易抢占的市场不能轻易退出。

  

  广东家禽业协会会长肖智远分析,协议减产难以实现,与两大因素有关:其一,私下签订的协议很难有真正的约束力。外人无法了解某个企业的具体产能,容易形成纸面上减产,而事实上增产。其二,国内市场难以统一调控,协议缺乏可操作性。虽然两广的三黄鸡产量超过全国总量的50%,但云南、贵州、江苏等地产量也不小。就算两广企业遵循协议减产,国内其它地区的养殖企业不减产,照样可以冲击行业。

  

  还有部分人士认为,由于种种原因,我国各级禽业协会普遍权力不足,它们协调和制约企业的功能有限,很难发挥减产指挥部的作用。

  

  在论坛上,罗必良追问黄永禄:开平禽业协会能够组织大家减产吗?黄永禄的答复是不能。罗必良再问:那么行业协会能干什么?组织大家喝茶吗?黄永禄答:提供市场信息。当然喝茶也是活动之一。
台上台下一起大笑。

  

  中国畜牧业协会副会长乔玉锋笑言:都说总理管不了总经理,这在市场经济中是很正常的。他认为,无论是哪一级行业协会和政府出面,都很难实现对家禽行业的短期调控。原因不仅仅在于协会和政府的调控能力,更在于市场的庞大与复杂,行情有其自然波动的规律,养多了就会跌价,没有必要人为干涉。

  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

  诱导消费或是出路

  

  广西禽业协会副会长庞宏志对企业老板们的消极态度有些失望,他情绪激动:我就问一句,大家养鸡的目的是什么?

  

  不少人大声回应:为了赚钱!

  

  庞宏志说:既然是为了赚钱,现在明显产能过剩了。大家为什么还要死撑?

  

  庞宏志非常希望能够说服大家控制规模。据一位业内人士介绍,由于庞宏志本人曾经长期在政府工作,有很强的政府资源,他所领导的协会凝聚力较强,为广西家禽行业争取了很多利益。近两年,他曾经组织广西玉林地区养鸡企业协议减产(共同减产20%),行动成功坚持了半年。但随着半年后的一次鸡价微涨,众多企业再度扩张,减产行动终告失败。

  

  企业都不减产,就只能在相持和煎熬中等待,看谁熬得过谁。

  

  记者发现,大部分人把希望寄托在扩大消费市场上。温志芬认为,包括温氏在内的大企业都在扩张产能,要压缩下去确实很难,因为压缩也亏损,不压缩也亏损,唯一可取的办法,就是把消费市场诱导出来。他介绍,温氏这几年投了几千万做市场研究,希望与协会、政府各方面联合起来,共同将广东、广西的土鸡文化做出岭南特色。如果消费市场打开,不但目前的庞大产能可以消化,甚至还可以继续扩大。

  

  中国畜牧业协会副秘书长马闯也认为,对整个行业来讲,控制生产环节很难,但扩大消费市场则可行。研究消费,推进消费,应该是生产者要重点考虑的问题。他对三黄鸡的定位是,为消费者提供便宜的肉类。

  

  汤军则详细列出了他心目中的扩大消费步骤:扩大本地市场—抢占两广以外的市场—进军国外市场。在宣传方面,他甚至举到了绿豆和麦乳精的例子:张悟本搞绿豆养生学,带动了绿豆价格疯长;周立波回忆了一下小时候吃麦乳精的场景,居然令麦乳精卖断货了!如果三黄鸡也能找到这样的特殊人物打广告,效果肯定特别好。汤军对此充满向往。

本文由养鹅大棚_专业鸡鸭饲养技术,灾病防治_家禽饲养资讯网发布于饲料营养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两广三黄鸡产能过剩陷危机

关键词: 饲料营养

上一篇:“海归”农民吕俊伟深山养鸡一百元一公斤俏销

下一篇:河南农业大学开村官集训班 每年征集60学生